大亚圣象(000910.CN)

圣象老板难当

时间:20-06-02 18:14    来源:和讯

连续涨停后,大亚圣象(000910)(000910,股吧)公布了噩耗。5年前老掌门猝然离世,百亿资产就曾让兄弟反目。这一次,弟弟同样也没能来得及做出任何安排,公司又将走向何方?

文 | 金融八卦女作者:Rickzhang

提起历史上皇家继承的故事,世人皆知康熙年间的“九王夺嫡”。

但真正的历史有时候比小说精彩万分。

根据正史记载,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戌刻,康熙驾崩于畅春园。由于康熙是外出狩猎忽感不适,紧急赶往畅春园就医当晚便病逝的,所以其实历史上康熙并没有留下文字遗诏。

雍正继位的诏命是当时领侍卫内大臣隆科多口传的康熙遗旨,而真正明发天下的康熙遗诏,是在雍正即位三天后由翰林院起草的。

这也引发了后续很多人的无限遐想,到底是所谓“传位于四子”还是“传位十四子”,最终成了小说家眼中的清宫最大疑案。

但其实在康熙突然去世的时候,雍正帝和十四爷的生母,也就是后来的圣母皇太后仍在人世。选了自己的长子,而没有选自己的小儿子,这可能是这位有大智慧(601519,股吧)的母亲最有价值的一个判断。毕竟快刀斩乱麻之下选定的新君,没有扰乱当时王朝的气运。

但历史总是在不断地重复。

300年后的今天,一家市值百亿的上市公司因创始人的突然去世,引发两个儿子的夺权之争,最终又戏剧性的以小儿子猝死而告终。

而拥有一切符合历史上夺嫡大戏要素的这个上市公司,就是“地板之王”大亚圣象。

1.

/ 猝死的创始人 /

2015年4月,大亚圣象的创始人、董事长陈兴康因意外摔倒不幸去世。

▲大亚圣象的创始人、董事长陈兴康

大亚圣象家居股份有限公司创建于1999年,在创始人陈兴康的一手努力下,2014年末大亚集团总资产达到125亿元,年营收超过124亿元。在2019年“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上,“圣象”品牌价值高达502.85亿元;“大亚”品牌价值也达158.69亿元。

而作为人造板和地板行业龙头,公司股票于1999年6月30日在深交所上市,目前,公司拥有总股本5.53亿股。根据截止6月2号中午股票价格计算,大亚圣象的市值超过86亿元。由于大部分股票还存在陈氏家族手中并没有流通,从这点上看,他们是名副其实的百亿家族。

关键是这么一个大规模的家族产业,居然创始人没有留下遗嘱,两位儿子到底谁接班亦没有定论。

由于大亚集团和由其控制的大亚圣象是家族企业,陈兴康和其妻戴品哎,以及长女陈巧玲、长子陈建军、次子陈晓龙等人通过各种股权架构牢牢把持着相应的股权,因此,在陈兴康猝死离世之后,其妻子儿女则按照《婚姻法》和《继承法》对相关股权进行分配。

根据最后的协议,陈兴康50%股权归属于其夫人戴品哎,其余50%作为他的遗产,由戴品哎及其三位子女(陈巧玲、陈建军、陈晓龙)共同继承,且各方的继承比例均为 1/4。

国不可一日无君,企业也不可一日无主。

“实际上,以木地板生产销售为主业的大亚圣象基本面,无论从行业前景还是从企业的自身实力来看,都是比较优质的,但二级市场中,投资者之所以往往选择用脚投票,最主要的风险就是来自于其内部控股权问题的争夺。”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一位接近大亚圣象管理层的知情人士这样向知名媒体透露,当然这也表示出整个资本市场对这家公司的态度。

因此在处理完陈兴康后事后,大亚圣象的接班人事宜成为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据称,很快陈氏家族包括戴品哎、长女陈巧玲、长子陈建军、次子陈晓龙四人和其亲属及股东代表仲宏年等人组织召开家族内部会议,最终对公司经营管理体制和兄弟两人分工做了约定。

随后。2015年7月,依据大亚集团公司章程规定,由陈兴康夫人戴品哎签发委派书,任命二儿子陈晓龙为大亚集团董事长,并主持旗下最重要资产大亚圣象的工作。

但谁都没想到的是,也正因这次家族会议,为此后的兄弟相争、家族内耗埋下了伏笔。

2.

/ 兄弟妥协 /

2015年7月,作为母亲的最后安排,哥哥陈建军和弟弟陈晓龙同时被选进大亚圣象董事会。

同年8月,戴品哎、陈建军、陈巧玲、陈晓龙共同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合计控制了大亚科技控股股东大亚集团的81.87%股权,且大亚集团持有大亚科技 251,367,200 股,占大亚科技股份总数的47.65%。其中还明确,如果四方难以达成一致意见,则由戴品哎按照其意见决策并执行。

同年9月,弟弟陈晓龙接棒出任大亚圣象董事长。

据悉,陈兴康去世之后,戴品哎主持家族内部对董事长职位实行了委派方案,确定由陈建军、陈晓龙二人轮流执掌大亚集团,三年一轮换。

选定弟弟接班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创始人陈兴康在位的时候,弟弟被安排进公司工作,熟悉相关的业务,而哥哥当时却是在公司体系之外经营着自己的生意。

“我在公司跟老先生一起工作过11年,对公司整体情况更加了解,才推举做接班人,担任董事长职务”。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弟弟陈晓龙谈及为什么选择自己做接班人时这样表示。

▲大亚圣象陈晓龙接受腾讯视频采访

而接掌公司之后的弟弟陈晓龙也交出了一份非常耀眼的答卷。

2015年至2018年,在陈晓龙掌管公司期间大亚圣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6.8亿、65.31亿、70.5亿、72.6亿,多年保持在70亿元的规模,其净利润为3.18亿、5.41亿、6.59亿、7.25亿。

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大亚圣象的营业收入73亿元,净利润7.4亿元。而创始人陈兴康在位时,2014年的营业收入是84.4亿元,净利润2.7亿元。

这意味着,弟弟陈晓龙执掌公司期间每年的净利润都远超父亲在任之时。

当然,这也表明陈晓龙逐渐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毕竟能给投资人带来收益的管理者就是最好的管理者。

但很快时间临近了兄弟权力交割的节点,尝到权力甜头的弟弟并不想履行那个家族协议了,狗血的争产大戏拉开了帷幕。

3.

/ 争产大戏 /

2018年7月,兄弟俩之间的控股权纷争随着所谓权力交割时间节点的到来而爆发。

2017年5月,大哥陈建军当选大亚圣象董事,开始提前适应集团业务,为接手公司做准备。

▲大亚圣象陈建军

不过,就在2018年陈建军上位之前突发变故,大亚圣象发公告称解除陈建军上市公司董事等职务。

弟弟把大哥踢出公司,母亲戴品哎看不下去了。

她为了保证公平,将持有的意博瑞特31.525%股权和卓睿投资54.5%股权转让给陈建军,使其成为了大亚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大哥陈建军跟母亲一起发出公开声明,指责陈晓龙违法使用作废公章并利用掌控大亚集团等企业公章之便利,在恶意隐瞒大亚集团实际控制人、大股东的情况下,两次私自修改大亚集团章程,剥夺意博瑞特对大亚集团的董事委派权,剥夺卓睿投资对大亚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委派权。

双方的矛盾彻底摆在了阳光之下。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大哥表示当年的家族会议上,对接班人的确定政策为“三年轮班制”,约定董事会每届任期三年,“三年一轮换”,也就是先由陈晓龙代表家族主持公司全面工作,接下来轮到陈建军。

而陈晓龙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不像有些人讲的轮流坐庄,这些都没有说过。”

其仅表示根据约定“在我做董事长期间,只要经营不发生重大问题,原则上不变换,企业出现严重危机才会要求更换董事长”。

就这样,你来我往之间大亚圣象的股权纷争持续了近两年时间。

这两年大亚圣象爆出的狗血纷争事件层出不穷,兄弟俩从暗地较劲、互发声明到抢夺公章、对簿公堂,甚至爆出3.69亿元银行贷款逾期、对外担保及股权冻结等问题的危机。

一时间很多人关心的并不是谁来管大亚圣象,而是大亚圣象还有没有明天。

最终,当地政府介入协调各方关系。

根据知情人的信息显示,在当地政府和有关各方的协调下,陈氏兄弟在经过多次谈判后,最终确认了新的分工。

大亚集团由哥哥陈建军负责,同时陈建军被重新提名为大亚圣象的董事会成员,但上市主体木地板及人造板业务的经营依旧由陈晓龙负责,并由其继续担任大亚圣象的董事长,而陈建军则主管大亚集团的烟标等其他相关业务。

这场“双王”夺嫡大戏看似落下了帷幕。

4.

/ 资本表现 /

在今年5月19日大亚圣象举行的2019年度股东大会上,兄弟二人一同出席现场参会,似乎在向外界传达兄弟两人冰释前嫌的信号。

很遗憾的是,6月1日早间大亚圣象董事会发布公告表示,董事长陈晓龙31日因病去世,享年44岁。

关于弟弟陈晓龙怎么去世的,现在媒体众说纷纭。但微博上有一位自称上海六院的医生表示,陈晓龙系打完高尔夫之后在车上突然发病,送至医院时就已经去世。

而据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当天中午和下午陈晓龙是在与人一起讨论工作和公司的未来战略规划,事发时也在打电话讨论工作。

结果就在汽车行驶到高架桥上时,陈晓龙突发异常,司机回头发现情况不好,赶紧把车停在高架上并拨打了120,此后又将其送往医院抢救,但最终陈晓龙因抢救无效当晚离世。据介绍,陈晓龙离世可能因心脏疾病引发。

这让很多人唏嘘一片。

在陈晓龙掌权期间,他较好执行了父亲的战略规划,加之国内房地产行情持续飘红,大亚圣象净利润从2015年的3.18亿元,增至2018年的7.25亿元。

不过,从财报也可以明显看到,大亚圣象业绩增速持续放缓。

2019年,公司归母净利润7.20亿元,录得2013年以来的首次下降,降幅0.72%。而今年一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5553万元,这应该是公司有公开数据披露以来的首次亏损。

从产品分类来看,占总营收7成以上的木地板业务,去年营收和早前基本持平,仅有约1.46%的增幅,而比重仅次于木地板的中高密地板业务,去年营收却出现了3.37%的下滑,木门及衣帽间业务出现20%的营收下滑,只有占总营收不到4%的竹、石塑地板等业务,有14%的增长。

在大亚圣象进入的包括国外市场在内的8个地区市场中,去年只有企业主战场华东地区,以及华南地区有13.57%和11.55%的增长,其余6个地区则出现2%-25%不同幅度的下降。

虽然大亚圣象并未在年报中直接给出营收、利润表现疲软的解释,而是归咎为“房地产调控政策变化频繁,导致国内木地产行业销售有所波动”、以及“产品同质化问题严重,行业竞争较为激烈”等因素,但仍然难掩公司股东因股权纷争不歇,而给经营层面带来的负面影响。

当然公司年报中在谈及2020年的经营计划时,特别强调了要健全和完善公司治理,加强内部管理,控制企业决策风险,提高企业综合管理水平。

这曾被资本市场看作是兄弟之间达成一致意见的表现。因此,在兄弟二人握手言和之后,公司股价颇有起色。5月26日至27日,大亚圣象收获三连板。

现在随着弟弟的突然离世,大哥陈建军自然成为大亚集团的核心掌舵人,这也算是其自父亲走后真正意义上的独领大权。但从没有涉及过相关业务的哥哥会带领大亚圣象走向何方,依然是个谜。

这也将取代控股权的纷扰,成为眼下大亚集团和大亚圣象最难预知的未来。

参考资料:

《五年两任董事长皆相继猝死 大亚圣象豪门家产争夺恩怨暂解》 叩叩财讯

《时间线丨大亚圣象董事长陈晓龙突发疾病去世,家族曾陷“内斗”》第一财经

《大亚圣象董事长英年早逝 百亿家族“血亲夺权”悲情终结?》新浪财经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融八卦女频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